北京赛车官网平台

我妈妈就是“最美逆行者” 2020-03-02

702班刘希妍 供稿

我妈妈就是“最美逆行者”


每年春节是我最开心的日子,亲人团聚,吃喝玩乐。可是,今年的春节有点儿特别,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来势汹汹,大街上空空如也,商场、小区冷冷清清。大家“宅”家,不能出门。

我的妈妈却挺身而“出”,逆行出征。

我的妈妈刘星怡是暨南大学附属医院的介入整形护长,一头长发透出和蔼可亲、温柔体贴。她工作特别敬业,经常受到医院表扬。从我上初中开始,我跟妈妈的相处日子就越来越少,她工作很忙,来去匆匆,早出晚归,回家还要辅导妹妹的学习。而我,也是一周五天都在学校生活,一个月下来,也见不上几面。



前不久,看见妈妈开始整理衣物我才得知妈妈准备出征湖北,她加入了广东省第22批援鄂医疗队。得知这个消息,我心里五味杂陈,担心害怕——万一妈妈被感染了,万一病人太冲动,万一……我和妹妹都哭着喊着说:“妈妈,你可不可以不要去?我们不想你有危险!”看着我和妹妹,妈妈也红了双眼,但她还是毅然决然地跟着医疗队出发了,甚至都不让我和妹妹送她一程。我很伤心,我觉得妈妈太“狠心”。可是在上车前,我收到了妈妈特意写给我的短信:“妮妮,妈妈亲爱的宝贝,我知道你肯定心里埋怨妈妈。湖北出现了罕见的冠状病毒,太多病人需要照顾,妈妈是医护人员,这个时候国家和病人都需要我,这是责任。我们医院组织救援队,妈妈不可以当逃兵的。妈妈离开的这段时间,你不仅自己要好好学习,还要替妈妈好好带着妹妹上课,你要代替妈妈做好家里的‘女主人’,妈妈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看到老师对你们的表扬。”我终于理解妈妈,我尊重她的选择,听她的话,让妈妈安心在前线抗“疫”,无后顾之忧。



妈妈离开的这一周,每天会跟我们视频报平安,虽然只有三言两语,但我觉得她就是那个天使。每当一天的战斗歇息下来,脱下防护服,闷了几个小时的妈妈憔悴不已,眼睛布满血丝,脸上全是一道道长时间戴口罩和护目镜留下的深深勒痕;视频那头,妈妈频频哈欠,她是多么辛苦劳累啊!我的妈妈,她用自己的行为向我诠释了“责任、奉献”的意义。



病毒虽然很厉害,但是我们不怕,因为在这场疫情中,有成百上千位妈妈,像我的妈妈一样,冒着生命危险,巍然坚毅地站在了抗疫第一线,像一束光驱走病魔,照进病人的心坎里。

妈妈,您就是那一束光!长大后我会成了“你”!